浙江宁波近海水质差无鱼可打 养殖户发财年赚30多万

浙江宁波近海水质差无鱼可打 养殖户发财年赚30多万

  浙江宁波市象山县周边海域的海水水质发黄  

  宁波近海无鱼可打,养殖户发了财

  记者赴宁波象山探访,近海海水泛黄,水质差&nbsp水产养殖户家家住着小洋楼,一年能赚30多万

  记者了解到,现在青岛市场上的鱼,不少都是从南方运来的,那么南方近海捕捞业情况如何呢?水产养殖业又是怎样的?4月21日,记者前往紧邻全国最大渔场舟山渔场的浙江省宁波市象山县,探访那里的海洋捕捞业和近海养殖业的情况。采访中记者发现,和青岛一样,近海无鱼可捕也是令当地人头疼的问题,而另一方面,近海水产养殖业的发展也对近海的海水造成了影响。在记者探访的几处海域,看到的海水都泛着黄色,因为海水水质变差&nbsp,养殖户的养殖风险也大大增加。

  探访小渔村&nbsp

  养殖户一年赚30多万很平常

  记者了解到,浙江省宁波市象山县是中国重要的水产品供应地之一,象山县的石浦渔港也是全国知名渔港之一,每年都有大量的水产品从这里运往世界各地。从统计数据来看,2010年全县的水产品总量达到58.2万吨,是全国渔业五强县之一。4月21日,记者来到浙江宁波市象山县,在到达目的地的公共汽车上,一位当地人自豪地跟记者说:“象山被称为‘中国鱼城’,到这里来看鱼就对了!”

  21日下午,记者来到象山县黄避岙乡的高泥村,在之前记者了解到的相关新闻中,因为村里发达的网箱养殖业,这个只有两三百户、700多位村民的小村庄甚至被称作“浙江网箱养殖第一村”。

  在高泥村老年活动中心的门前挂着一面电子屏,屏幕上滚动播放着近两天海上的温度、风力、风向等天气情况。站在门前,就可以看到海面,远远看过去,海面上漂浮着许多蓝色的小房子,偶尔有渔船伴着轰鸣的发动机声从海面上迅速地漂过。

  所谓的渔船其实很简单,几根长竹竿、十几片木板牢牢地绑在一起,再在船头架上一台发动机,这个“升级版竹筏”就成了在近海养鱼的渔民“上班”的主要交通工具。村头的一处小码头,是村里的渔民乘船的主要码头。在这里,记者遇到了村里的渔民钱师傅。

  钱师傅做水产养殖已经有十多年的时间,他的网箱就在离岸边几百米的海面上。4月22日下午,记者搭乘着钱师傅的竹筏跟他一起来到了他的蓝房子。“这里面就放些工具什么的,忙的时候就在这儿歇歇&nbsp。”钱师傅指着海面上的蓝房子跟记者说。

  在钱师傅的养殖区内&nbsp,有大大小小的十多个网箱,相互之间用二十多厘米宽的木板隔开,为了增大浮力,木板下面还绑上了泡沫。走在上面,整个木板都会晃动起来&nbsp,记者走在上面都颤巍巍的,而钱师傅走起来却如履平地。

  “这些网箱养的东西是不一样的,你仔细看看。”钱师傅跟记者说。记者仔细看了看,有些网箱上面还横着一根竹竿,上面每隔一段距离就拴着一条线,下面还有什么东西坠着。“这个是海带吧。”记者指着刚注意到的几个网箱问道。钱师傅点了点头,“对的。”“那其他的网箱都养着什么?”记者有些疑惑地问道。“我这里可是什么都有,你看这个网箱里是鲈鱼,已经养了四五年了,那边还有美国红鱼、黄鱼,这边产什么鱼我这里几乎都有。”钱师傅笑着跟记者说。

  因为正好有位客户要来买些鲈鱼,钱师傅便把鲈鱼的小网箱的四个角先后别到对角的木板上,这样网箱底部就上浮了一段距离,里面的鲈鱼也游到了水面上摆动着身体,现场顿时水花四溅。

  “这些鲈鱼我养了得四五年了,一般都得七八斤重了。”钱师傅说,“我们一般是不单卖的,一般是来人批发,看好了谈好价钱,就把整个网箱的鱼全部提起来&nbsp,一起运走,然后再重新下苗。”在众多的鲈鱼中,钱师傅挑了三四次,选了一条看起来最小的,用网兜装了称了秤,“四斤六两。”钱师傅说。“要是情况好的话,一年赚个三四十万元也是很平常的。”问起养鱼的收入,钱师傅说,“我前两年,一年也是三十多万元,我们村里很多都是靠养鱼富起来的。”

  ◎相关链接&nbsp

  宁波市场上野生黄鱼很少见

  2011年12月,在江苏太仓的华东水产品交易市场,一条6.3斤的野生大黄鱼拍出了&nbsp16.1万元的天价。和它一起被拍卖的另外两条3斤左右的野生大黄鱼,也拍出了每条2万元左右的高价。尽管当地渔民都表示这其中炒作的成分居多,但是黄鱼的价格翻番却也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对于宁波人来说,黄鱼可以说是他们最为喜爱的海洋鱼类,但是因为近些年来的过度捕捞,当地的黄鱼也越来越少,市面上偶尔见到的野生黄鱼也贵得令人咋舌。“我这里除了这个黄鱼,其他的都是野生的。”在象山的一处海鲜市场,摆摊的老板跟记者说,“现在野生的黄鱼很少见了,平常见到的野生黄鱼基本上都是小鱼,四五条才有一斤,偶尔见到一条超过一斤的,也算是不容易了,那样一斤得卖到五六百块钱,要是超过三斤重的话,那就得过千元了。”

  水产城的一位工作人员则告诉记者,一条野生黄鱼卖到16万元是有些离谱,应该也是炒作的。“现在野生黄鱼,如果超过三斤的,那一斤就得3000多元,基本上再增加一斤,每斤的价格得跟着上涨一千块钱,所以要是一条六斤多重的野生黄鱼,也就不到四万块钱,要卖到16万也有点太夸张了&nbsp,所以我觉得还是炒作的多。”然而,在跟记者聊天的过程中,这个在海边生活了四十多年的老渔民又叹起气来。“我小的时候跟着我爸下海捕鱼,一网下去几乎全是黄鱼,金灿灿的特别好看,一网捕个1000多斤也是很平常的事&nbsp,不过现在是再也回不去了,现在他们出去一趟,能抓两三条一斤多的野生黄鱼就算走运了。”他叹了口气,遗憾地说道。

  ◎青岛市场&nbsp

  鲅鱼多是南方运来的

  “现在青岛市场上的鱼,不少都是从南方运来的。”4月初,记者在城阳区水产品批发市场采访的时候,一位从事水产品批发的郭师傅跟记者说。郭师傅从事水产品批发已经有六七年的时间,对于海鲜市场都非常了解。

  “现在青岛本地海鱼产的量相对少了,很多鱼都得从南方进。像鲈鱼,现在市场上就有三分之二左右都是从浙江那边运来的。”郭师傅说。而随着五一的临近,青岛的鲅鱼需求量也必将大增。

  “到时候肯定需求量很大,每年五一的时候,青岛都要上鲅鱼,青岛近海本身的供应量又不大,肯定要从其他地区进一些。往常来说,四月底的时候青岛市场上的鲅鱼,本地产的比例可能还不到三分之一,其他的有一部分就是从江浙地区运来的。他们那边过来的鲅鱼虽然新鲜度上没有本地鲅鱼好,但是价格要比本地的鲅鱼低了将近五块钱,所以也是有市场的。”那么南方水产品情况到底是怎样的?记者决定前去探访。

  ◎渔村&nbsp

  渔村家家住着小洋楼

  从宁波市出发,要到象山县的高泥村并不容易,因为从市中心到镇上一上午只有一班公交车。记者一共用了将近五个小时,才终于从车窗外见到了写有“高泥村”三个字的布告牌。高泥村分为里高泥和外高泥,中间并没有明显的区分,不过,随着公交车走进村里,记者却丝毫没有感觉到这是个不知名的小渔村,因为一眼望去,村里的房子都是二层小楼。在村口的位置,记者甚至看到了一座独栋的小别墅。“这里的房子都是这样的啊。”面对记者的疑惑,一位住在村里和记者同行的大姐告诉记者。

  公共汽车沿着海边公路快速地行驶,靠海的一边是大片大片的海带,这是当地的渔民挂在这里晾晒的。记者向另一面看去,路边村里的房子基本上都是二层或者三层的小楼。“我们村里当渔民的就是累点,不过可是很富的,而且村里盖房子都有补贴,当然要盖得漂亮点了。”同行的大姐告诉记者。

  ◎风险&nbsp

  养鱼的风险也很高

  但实际上,养鱼虽然能够带来很高的收入,但是也意味着高风险。一方面是因为养鱼尤其是鲈鱼投入成本很高,回收周期也很长;另一方面,近两年的极端天气多发,再加上市场收购价格变化多端,也使养殖户的风险系数不断提高。

  “养鱼是赚钱,不过风险也高啊。”跟钱师傅聊天的时候,他叹着气跟记者说。“就拿鲈鱼来说,去年我养的鲈鱼就亏了三四万块钱。这个从买鱼苗价格就很高,有些像五六厘米长的鱼苗要七八毛钱一条,养殖的过程中还有很多会死掉或者跑了,最后能剩下三分之一就不错了。再说还得养四五年,你知道这一条鲈鱼,一年就得吃掉15块钱,我这光成本得投入多少。去年就是没卖出去多少,所以亏了不少。”在采访中,记者还遇到了一位养殖贝类海鲜的养殖户,他告诉记者,自己在五六年前也曾经养过鱼,但是却让他赔了五六万。

  水产城&nbsp

  近海无鱼可打,水产城生意冷清

  象山县石浦镇的石浦渔港是全国知名的渔港,每天都有大量的海产品从这里销往大连&nbsp、青岛、深圳等全国各个地区。当地的政府部门对于渔业也是非常重视,在石浦镇上修建了一处大型的海产品交易市场,称为“中国水产城”,捕鱼的渔船都会到这里来进行交易。4月24日早晨,记者就来到了这里,不过,也许是正处于淡季的原因,这里并没有记者想象中那么热闹,相反看上去反而有些冷清。

  “现在捕鱼量都很少,白天基本上没有人过来。”4月24日上午,记者走进了水产城,偌大的交易市场,只有几处有人在地上摆了几筐鱼,周围围了一圈人在讨论着价钱,看上去有些冷清。难道这就是浙江最大的水产交易市场?记者也有些疑惑。

  随后,记者找到了已经在这里工作了近十年的安徽人刘树峰,他告诉记者,现在近海已经很难捕到鱼了,每天这里的交易量就少了许多,鱼贩也很头疼,有渔船靠岸后商贩们甚至都得抢。“今天早晨就只有三辆捕鱼船进了码头,刚靠岸,很多商贩都直接跑上去抢了。”刘树峰说,“以前鱼多的时候,这里24小时都是满满的人,想要什么鱼都有,很多鱼我们这些干了将近十年的人都叫不上名字,不过现在就很少了&nbsp。”

  而问起现在这么冷清的原因,他则解释说:“本来近海的鱼量就越来越少,现在很多鱼都已经捕不到了,再一个就是现在快到休渔期了&nbsp,外面的鱼也捕得差不多了。得到9月15日才开海,估计到那时候鱼能多点吧。”

  在水产城旁边,有许多小门头,门头上面写着“冰库”或者“收购黄鱼、鲈鱼”等字样,这些门头当地人称作“冰店”。水产城内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捕捞到的好鱼或者是需要运到国内其他地区的鱼都要通过这些冰店进行加工,然后经过配货车运到全国各地。然而在记者探访的这两天中,这些冰店大部分都是大门紧闭,开着的几户也很少见到忙碌的身影,不少人就在门前支起了麻将桌,和周围的同行打起了麻将。

  记者先后问了四户冰店的老板,“有往青岛发的鱼吗?”得到的都是否定的答案。在一位工作人员引荐的一位主要往山东、大连发货的冰店中,老板告诉记者,现在捕鱼的量很少,再往山东发不划算。“发那么远,要凑够一车的量得好几天,而且鱼少了,价格也上去了&nbsp,再运到山东卖,价格再卖不上去的话就得亏了。风险这么大,往那里发货自然也就少了。”

  在水产城采访的两天中,记者也了解到这里的水产品批发的价格变化很快。“像现在的黄鱼,价格基本上一天一变,都跟捕鱼量有关的,来的鱼要多的话,价格就低点,来的鱼要少,那价格就上去了。所以这里鱼的价格变化很快,有时候一上午价格就得变两次。”在水产城工作的刘树峰告诉记者。而对于在水产城外开冰店的水产市场老板来说,由于本身在储藏水产品方面就有一定的硬件优势&nbsp,他们也就更能选择价格合适的时机销售。“他们估计哪里价格上去了&nbsp,就往哪里运,这样才有钱赚嘛。”

  4月26日,记者又采访了城阳水产批发市场的郭师傅,郭师傅告诉记者,前两天江浙一带过来的鲅鱼量还很少,但是随着青岛鲅鱼价格的上涨,那边的鱼也该往这里运了&nbsp。“前天的时候鲅鱼的批发价格还是13.5元一斤,今天已经涨到&nbsp17.5元一斤了,这两天南方的鲅鱼就开始过来了。”

  水质&nbsp

  近海海域海水泛黄

  在从宁波市里到高泥村的路途中,记者乘坐的公共汽车还需要搭乘轮渡到对岸,在宽阔的海面上,记者也走下大巴车,想到渡轮上看看海上的景色,却偶尔听到一位同行的女乘客说道:“这里的海怎么都是黄色的啊?”记者也向着海面看去,近处的海水基本上都泛着黄色,看上去像是裹挟着黄沙,而远远看去,海面上也是昏黄一片。“这里海水不会是污染了吧?”记者问起旁边的一位乘客。“我也不知道,很早之前就这样了&nbsp。”他回答说。

  “象山当地的海水发黄的原因,一部分是由于象山的多数海滩是泥涂,泥沙含量较高,而且另一方面,这里恰好位于长江的入海口,江水携带了大量的泥沙,这也是造成海水发黄的原因。”当地渔业部门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不过另一方面,海水呈现现在的颜色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海水污染。其实象山周边海域的海水污染情况已经到了非常严重的程度。”

  海水水质变差,一方面是由于排入大海的污水很多,水质也没有处理到合格的标准。2011年,当地渔业部门还开展了2个重点陆源入海排污口和8个一般陆源入海排污口检测。结果显示,各排污口均存在不同程度的超标。“另一方面,港湾养殖区位于近海,水体流动本来就比较少,对有害物质分解能力有限。再加上养殖区内肥料使用过多,本身水体内就沉淀有机物质,极易造成水体富营养化,进而导致赤潮。这样,来自外界的污染,对滩涂养殖区的水质几乎是毁灭性的影响,很容易造成鱼苗的大面积死亡,就算是成活的也含有毒素,对人体有害。”当地一位水产研究所的专家告诉记者。

  对于应对措施,专家告诉记者,现在政府部门已经开始加大了治污的力度,“另一方面,推行垂直养殖、改良养殖方式也是避免滩涂养殖影响海水质量的重要措施。”

  文/图&nbsp记者&nbsp孙祥辉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